首页 茶叶市场正文

芳村 茶叶 芳村茶叶市场杨盈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芳村茶叶市场杨盈,以及芳村 茶叶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

广东最大的茶叶市场在哪

芳村叶市场是广州乃至世界最大的茶叶专业批发市场!这里又分为很多个区!有承鸿茶叶世界、北区市场、南方茶叶市场、茶叶城、南区茶叶市场、华裕一期茶叶市场、华裕二期茶叶市场、广物茶叶配送中心、江南茶博园、启秀茶叶城、锦桂茶叶市场、山村茶叶城、中茶老市场这几个区!

广州其它地方的我就知道番禺有个农贸市场;海印桥有个茶叶市场!白云区又有个伍福茶叶城!穗盐路有个迎海国际茶都、坑口有个大笨象!这些都是外围比较小的茶叶市场!

真正成规模的就只有芳村茶叶市场啦!

如果有谁还知道其它的也可以继续回答啊!我知道的就这些啦!因为我就是在芳村茶叶市场这边做茶叶的!

广州那里有茶叶批发市场

1、芳村南方茶叶市场:

广州市荔湾区(现称越秀区)芳村大道中洞企石路。

2、锦绣茶叶交易中心:

广州市番禺区迎宾路沙溪大道。

赌徒心态,最终埋在茶叶市场!普洱茶,永远填不满的金融黑洞

最近,由于美元贬值,比特币大涨,一枚比特币21.9万人民币。很多人红着眼睛抽自己几耳光,为啥不在比特币3000元的近期买入,眼睁睁错过一次暴富机会。

这种赌徒心态,茶叶玩得最炉火纯青。 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一件已经4850万。

没看错,一件茶叶4850万,这是超级豪赌。 赌赢了,三更贫穷五更富有。赌输了,一夜之间,债务缠身,妻离子散。

- 01 -

芳村茶市前世今生

茶叶金融,玩得最炉火纯青的,是广州芳村,传说中的茶叶华尔街。

这里,无论你想要的什么茶,无论你要什么价位的茶,通通都有。芳村的茶叶,几辈子都喝不完。然而,在芳村, 很多人已经忘了,原来茶叶是用来喝的。

芳村有今天的江湖地位,在于60年的积累。

1956年,中央轻工业部投资兴建百花香料厂,地址就在芳村。当时的芳村,主要生产茉莉花香料。

这些茉莉花,一部分供给香料厂,一部分用来跟外地以花换粮。但是,当时全国只有两个香料厂,一个在芳村,一个在云南。

用不完的茉莉花,脑子转得飞快的芳村人想出了新招, 跟当地种植的绿茶结合,芳村茉莉花茶就这样诞生了。

没过几年,芳村的茉莉花茶,跟香料一样有了名气(当时茶叶挺稀缺的)。

广东广宁人听说芳村茶叶有名,跑到芳村去开设作坊,把广宁的茶叶运到芳村加工成茉莉花茶,然后,卖到北方和港澳。

当时,茉莉花茶作坊,大约有120多家。到今天,芳村茶叶生意已经做了60年。 可以说,茉莉花茶生意奠定了芳村今日江湖地位的基础。

80年代,浙江、云南、福建等全国各地的茶老板,都跑到芳村做生意,红茶、绿茶,各种茶都在芳村聚集。

此时的芳村茶老板,大多数是茶农,本来自己制茶,卖给茶商,不知哪天灵机一动: 干嘛要卖给茶商,没有中间商,自己赚差价,不是更好吗?

茶农跑到芳村,注册了商标,开了门店。加上广州本地,有喝早茶的习惯,80年代思潮涌动,各种茶楼飞速增长,茶叶生意一片红火。

芳村茶叶生意一火爆,外地人为了卖茶,不远千里,去芳村推销自己的茶叶。 (前几年,云南茶老板、茶农还会这么做。)

就这样,芳村茶叶市场初步成型。发展壮大的芳村,还在等机会。

- 02 -

芳村,普洱茶的狂欢

90年代,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台湾人来大陆开厂。

这些台湾伙计,虽然工厂开得不怎么样,待遇也只比黑厂好点,看大陆人总是高人一等的神色(现在也一样,还活在90年代的梦里)。

不过,台湾人给芳村带来了茶桌、茶艺一套喝茶的习惯,还有茶叶规范化,最重要的普洱茶。

可以说,芳村炒火了普洱茶,普洱茶奠定了芳村金融中心的江湖地位。 20年来,芳村普洱茶金融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港台商人越陈越香时代

普洱茶在港台商人的操盘下,在广州芳村登场了!这是茶行业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炒作。

1999年,台湾普洱茶崩盘,港台商人将老茶带进芳村,福建和江浙一带的茶商也闻风而动,普洱茶的炒作浪潮重新拉开。

开戏之前,先做一个局,到云南跑一圈,发现云南人对普洱茶一点印象都没有,并用低价把云南茶农手里的老茶回收,万一后面你出来搅局怎么办。

回收完老茶还不放心,还有企业呢 ,当时的国营茶厂,看着外面热火朝天的花花世界,茶厂自己却被饿得死去活来。

港台资本顺势而为,用低价控制了当时的茶厂,回收老茶和控制茶厂,在2003-2004年完成。

随后, 拍卖会造神,专家学者研究普洱茶的神奇功效,推广茶文化

2004年,鲁迅之子周海婴的3克普洱茶膏,拍出1.2万高价,一举震惊了茶叶市场,原来普洱茶这么值钱。

各类台湾普洱茶大师开始粉墨登场,宣传普洱茶文化,大陆小伙伴在台下纷纷鼓掌,一个传一个,都在歌颂普洱茶。

2005年的马帮进京事件 ,云南人牵着马,驮着普洱茶,出现在帝都的街头,又出现在新闻里,把普洱茶推向了全国。

2006年,3000饼普洱茶坐上欧洲游轮环游世界,让一众吃瓜群众睁大眼睛,普洱茶竟然能这么火。

马上,做钢材的老板改做普洱茶,云南的矿老板也投资普洱茶,以前拉煤过日子的车队,不知从哪里翻出一张云南地图,打算去茶山拉普洱茶了。

2003-2006年,在疯狂的造势下,大约200亿民间资本进入普洱茶。云南做花茶、绿茶的企业,也改做普洱茶。普洱茶企业,几年间多出来数千家。

这些新做出来的茶叶, 被源源不断地拉到广州、东莞等地的茶仓,做出来多少,庄家全收。

但是,当时的市场如同一张白纸,普洱茶根本就“供不应求”,只要是普洱茶,都有人收, 一度疯狂到泡过的普洱茶都被晒干蒸软、重新压成饼,然后卖出去。

2007年初,普洱茶进入疯狂的状态 ,芳村茶叶市场的普洱茶,被吹上神坛,有些品种,涨价千倍。

芳村茶叶市场,有人一天就赚了几十万、上百万,投资回报百倍的疯狂,让整个芳村都红了眼,满城皆是普洱茶,彻底失去了理性。

与此同时, 大厂家一边疯狂拉升价格,一边开着车去自己控制的茶庄收茶 ,制造一种普洱茶供不应求的假象。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吃瓜群众进入普洱茶。

外行人,也跑到芳村,为了囤货,有人把一生的积蓄都压在了普洱茶上。由于大厂家并严格控制出货量,普洱茶难求。

很多人几经转手,把钱交给茶老板,换成茶叶拉回新租的仓库。看着满仓库的普洱茶,仿佛看见了金灿灿的黄金。

然而,庄家把茶价抬高,让吃瓜群众疯狂买茶坐等发财的时候,庄家却准备抛货,庄家抛货,大经销商跟着抛货。 没有一手信息的吃瓜群众依然买买买。

普洱茶市场开始层层抛货,07年6月,芳村茶市大牌生饼开始暴跌,随后牵连全线,普洱茶就此崩盘。很多人用毕生心买来的普洱茶,没有等来发财,到现在,那些茶叶依然安详的躺在仓库。

而港台商人,拍拍屁股跑了。

第二个阶段:名山古纯时代

2007年,普洱茶虽然崩盘了,但芳村绝不会因此消沉,芳村万余家茶店,大部分茶老板都炒过茶,恢复一段时间,马上又开始炒了, 虽然有过崩盘的教训,但是炒茶来钱快啊。

这时候,普洱茶开始造新概念,名山古纯,名山名寨,古树纯料。大体意思是,普洱茶都能越陈越香,只有古树茶才高级,喝着更 健康 ,名寨的古树茶,才是身份的象征。

名山古纯炒了十年,炒出了云南茶山老班章、冰岛等名寨古树茶, 跟20年前相比,价格翻了数千倍。

2000年的时候,老班章的茶叶3元/公斤,如今,1.2万元/公斤;冰岛的茶叶如今已经4万元/公斤,10年间,价格翻了1500倍。

同时,还炒出了很多品牌。 2007年的时候,普洱茶的品牌屈指可数,如今,很多爆火的品牌都是07年之后冒出来的。

品牌有两类,一类是老老实实卖古树茶的,这类人以云南茶商居多,如今,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卖茶,艰难的活着。

另一类,也就是如今的很多大品牌,借助芳村,借古树茶的概念,趁势炒起来。这些品牌,一开始,并不是原产地做茶,而是在芳村不停地开店。

只要芳村接受了这个品牌,意味着这个品牌成功了一半 ,已经有了收藏价值,芳村能迅速把一个品牌推上高大上的品味。

2013年,名山古树进入爆炒期。 从几百元一饼、炒到几千元一饼,甚至几万元一饼的新茶,比比皆是。

一件新茶,无论几万还是几十万,马上就会被芳村消化,很多厂家连供货都跟不上。茶山上,只要是古树茶,绝对不愁卖。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 2014年,古树茶概念骤然下跌, 把很多投机者,一夜打回解放前。

2014年,很多新兴品牌受到重创,如今已经倒下了。名山古纯,活的滋润的,就是那么几个,借助芳村崛起的大牌。

至于 那些价格被炒高,还没有卖出去的古树茶,绝大多数还堆在大大小小的茶商的仓库里 ,何时才能卖完,没有人知道。

第三个阶段:大牌金融时代

如果说港台商人把普洱茶推向全国,名山古纯富了一方茶农,给几千家中小企业找了一条活路。那么,金融时代的大牌普洱茶,完全是赌徒了。

古树茶沉迷了两年,普洱茶又一次满血复活,大牌茶做好了准备,加上国家宏观调控,很多炒家看上了普洱茶。

2016年4月,龙头老大早就盯上了线上直销 ,500件熟茶,以6000元/件的价格开售;4月18日,1200件生茶以8000元/件的价格开售。

期货不断刷新价格, 2017年初,芳村茶市,一套生熟,价格突破30万 ,多少人气得扇自己嘴巴,怎么那么早就卖了。

赌徒一直都有,只是这几年特别多。2013年,芳村茶商王某以1.2万的价格押宝1301的7742,一共投进去几十万,到2014年古树茶风波的时候,价格跌了一大半。

说到这里,王某心有不甘,说: 我主要还是赌错了 ,要是当时用几十万买101…,现在能赚四五百万,2012年,一件只要8000块,现在已经涨到20多万。

如今的大牌金融茶,被炒成了期货(厂家公布发售到市场到货的空档期)。通常,芳村的期货为5天/10天/15天,最多不过一个月。

炒家在这段时间买进卖出, 在这短短一个月内,只有两条路,瞬间暴富或者血本无归 ,赚还是赔,交货的时候自有定论。

更魔幻的是,这种赌博已经疯狂到空手套白狼。 2019年,沧海新茶发布,炒家收钱赌货,自己还没拿到货,先给买家开白条,买家还得立即付款,不准拖欠,这样,买家也没法验货,炒家用一个纸箱就能唬住人。

芳村茶市, 连纸箱都成了抢手货,一个装茶叶的箱子,都能卖到6000元(没错,是箱子)。

芳村,从来不缺投机倒把的赌徒:他们为了做空某款茶。没拿到货的时候以1.5万元的价格跟下家签订卖出价,结果,茶一到货,涨到了3万5 。

一件亏两万,300件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承受不住,只能跑路。

然而,很多人,根本不明白炒茶背后的真相,只想借炒作发一笔横财。他们经历过10万买入100万卖出的疯狂,也经历过10万不买,100万买入时的惨痛。

别笑这些人傻,太多的人,只恨自己上车太晚。 芳村茶市,一天一个价,不分白天黑夜,有人痛哭,有人狂欢。

从白昼到黑夜,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从黑夜到白昼,有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跟一个小小比特币比起来,茶叶金融,更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写在最后:

一杯普洱,衍生出两条路。一杯品饮,可慰人生;一条金融,引得无数赌徒前赴后继。

若要好好喝茶,便远离普洱金融;想捞一把快钱的赌徒,也不会发现普洱茶的迷人之处。

品饮与金融,既不能因为其金融属性,让无数赌徒倾家荡产而贬低普洱茶的品饮属性。亦不可因越陈越香,就报以普洱茶升值的幻想。

普洱本无辜,魔幻的是人心。

普洱茶,道不同不相为谋

普洱茶,品饮与金融,虽同根同源,终究道不同,不相为谋。

有的人喝普洱茶,在一盏茶里找到人生的精神寄托,在中国数千种茶叶里,找到了香气、滋味、回甘、生津极佳的普洱茶。捧起普洱茶杯后,再也放不下,这是普洱茶品饮的迷人之处。

有的人玩茶叶金融,看惯了芳村的造化弄人,成为一个疯狂的赌徒。一朝赌茶翻了本,此生都是金融奴。

赌徒,且赌且珍惜

炒茶,就像 吸毒,染上第一口,就再也止不住。 赌赢一次,得了快钱,深深的亢奋感会让人迷失自我。陶醉之后,想来一把更大的,一直赌下去。

炒茶是一场豪赌,赚得快,亏的也快。有的人默默无闻,顷刻暴富。有的人身家千万,一夜血本无归。 少数人赚取意外之财的背后,是无数个家庭破碎、一夜血亏的狗血。

赌,十有九亏,亏多了,想找更多的钱翻本,卖房卖车搞抵押,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上翻本,再亏了, 翻不了身了,把自己逼上豪赌的绝路, 要么跳楼,要么犯罪。

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容易失去;越是辛辛苦苦得来的东西,越能长久。

当疯狂的赌徒向你吹嘘炒茶又赚了多少时,你只管静静地泡杯普洱。

笑着说一声:恭喜!

就好!

大益新茶炒作和暴雷始末,一件茶叶几十万,茶叶炒作报应终于来了

这年头真的是什么都能炒作,股票能炒作,房子能炒作,茅台能炒作,连茅台的酒盒子也能炒作,现在就连茶叶,也被炒作客盯上了。88青普洱茶,三十年前只要几块钱一饼,现在四十万都买不到了!20年前的班章六星孔雀普洱,现在市场价也已经超过了7万元,就连一年前不算是新的普洱茶,也被炒作到了4万块以上。

茶叶炒作跟大益茶这个品牌有脱不开的关系,大益集团,是茶叶圈有名的企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市场经济的春风也吹到了云南,以茶叶为主要经济作物的云南茶厂开始奉行市场经济的原则,在完成政府的生产指标之后,就可以自己进行生产和销售,多出来的那部分利润也可以由自己进行分配,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大益茶作为现在最有名的云南普洱品牌,在那个时候产生了。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大益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普洱茶品牌,跟现在天价普洱茶也毫无关系,大益逐渐有了知名度,进入公众的视线,最终成为普洱茶顶级品牌,全因为一个关键人物,这个人就是大益现在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吴远之。

吴远之1962年出生,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一枚 社会 精英。吴远之自己学的是金融学,在拿到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MBA学位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国外从事金融投资工作,这个工作经历也为他回国操盘大益茶品牌创造了基础。

回到国内之后,吴远之一度在金融投资领域非常活跃,在多家投资机构操刀投资事务,还担任过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但在2004年,吴远之突然对中国传统的茶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个时候正好勐海茶厂在进行改制,吴远之利用自己的金融投资功底,成功地战胜了当时对勐海茶厂也十分感兴趣,想要投资的本地企业红塔山集团,以1个亿的价格,拿下了勐海茶厂大部分的股份。

成为了茶厂的实际控制人之后,吴远之按照自己的设计和想法,把金融行业的相关规则与普洱茶的生产销售结合了起来,并且大力宣传大益茶的品牌,组织了几次效果不错的营销活动,在他的炒作下,大益普洱茶被包装成为一个茶叶圈的“爱马仕”。

俗话说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2005年,精通金融的吴远之发起了普洱茶营销活动,并且喊出了响亮的口号,把茶马古道的文化添加到普洱茶的宣传中,紧接着,他又把大益云南茶的品牌和茶马古道勘测活动结合到了一起,那个时候,大家认为茶马古道非常神秘,而大益茶也因此有了一种高贵、神秘的色彩,这次活动还捐助了云南西藏等地的几所希望小学,在这次活动后,吴远之的大益茶在国内的媒体上已经有了不少的品牌曝光。

到2008年,吴远之又看中了央视的广告效应,他不顾公司其他高管的反对,斥巨资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品牌广告。不过,我们不得不佩服吴远志的敏锐触觉和判断力,在当时,虽然全国有各种茶叶企业,已经开展了激烈的竞争,但是在营销和品牌领域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大益茶先发动的营销战争,帮助他在茶叶市场抢占了先机,拿下了大量的市场份额。随后,大益茶又开始推出授权专营店,前后在全国开了两千多家专营店,品牌塑造和专营店都是吴远之的工具,而他真正的目的是给茶叶赋予金融属性,让茶叶炒作变成一本万利的买卖。

让茶叶带有金融属性,吴远之非常明白,这得先塑造出一种“物以稀为贵”的稀缺性。2017年,大益茶开始打造轩辕号的茶叶,这个轩辕号的普洱茶,在圈内号称2017皇茶一号,在吴远之刻意减少配货量的控制之下,茶叶很快就被市场哄抢,而茶叶的价格也相当惊人。一开始的售价就不便宜,三万一件底价的轩辕号茶饼,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价格翻了近十倍,而在今年春天,甚至被炒作到了200万一件。

尝到了炒作的甜头之后,大益茶在炒作的大路上越走越远,也做得越来越有心得。2019年,大益茶发布了“沧海系列”,在网上发布销售的一分钟内,5000份茶叶就被哄抢,随后,各大销售网站、咸鱼以及朋友圈都出现了大量的倒卖沧海系列茶叶的虚假信息,茶叶的价格就这样被炒作上去了。

然后,吴远之的大益茶趁着价格好,再发售一批轩辕号新茶,炒作对于他们来说,等于好几个印钞机。最诡异的是,炒作完全和茶叶赏鉴这个事情背道而驰,炒作的茶叶成为了一件商品,而不是消费品,如果要保持炒作的价值,这些茶叶不能拆封,纸箱要保持原样,连封条也不能动,否则价值要大大打折扣。

炒作玩家基本把市场上可以买到的普洱新茶都买空了,而真正想品鉴普洱的人连尝一尝的资格都没有了,茶叶正在脱实向虚。而那些想通过炒作赚一笔的人呢,大多数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而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通过亲属拆解、民间借贷或非法集资筹钱,再去购买炒作茶叶以赚取差价。

在全国著名的茶叶交易市场广州芳村,这里交易着全国80%以上的普洱茶,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因为炒作茶叶而产生的人生悲喜剧,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歌舞升平,也有人在这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广东一带,民间金融发达,以广州为中心,茶叶炒作向全省其他地方延伸,向全国吸入大量热钱。早在六七年之前呢,大益茶的炒作,还是现货交易的模式,当时呢,投资客一手交钱,炒作客或者茶商则一手交货,款清货清,投资客再要转手的时候,则需要对当时的市场进行判断,如果有利可图就出手,可能亏损的话则继续拿着茶叶等待。等到2018年,随着茶叶炒作越来越火爆,市场的价格波动得越来越快,投资客十分钟之前问的是一个价格,上个厕所可能价格就面目全非了。于是现货交易已经跟不上炒作的发展了,就出现了茶叶的期货交易。

虽然说是期货交易,但是没有明确的市场规则,这样的交易完全建立在人与人的相互信任之上,它的基本模式是:炒房客一次性把买茶叶的钱转给茶商或者炒作客,双方约定在一定期限,一般是半个月或者一个月进行现货交易,投资客和炒作客手握了大量的现金,但其实茶叶并没有在实际进行交易,在极端状态下,甚至是可以空手套白狼的,比如炒作客根本手里就没有茶叶,但是他把这个承诺卖给投资客,承诺一个月交茶叶,等到投资客付款了之后,炒作客又拿着钱去市场上寻找低价的茶叶,赚取差价。如果手上的资金足够多,甚至还可以控制市场的波动。更夸张的是,这些交易没有正规的交易系统,很多交易就是“填写一张收据”而已,出现问题受害人往往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都没有地方讲理去。

一旦茶叶炒作变成了金融炒作,茶叶也变成了金融的工具,这个时候,风险已经在积累了。国家监管部门嗅到了茶叶炒作风险的味道,随着监管的出手干预,大益茶的炒作也到了尽头。

2021年4月到5月,云南省市县三级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发布天价茶叶的风险提示,对茶叶炒作进行警告。到了6月,国家相关部门召开专题调研座谈会,调研的地点就在吴远之的勐海茶厂,这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政府对大益茶的态度了。

由于受到监管的干预,“天价茶”已经在市场中逐渐降温,随着价格的下跌,芳村茶市出现了不少暴雷的事件,有的人资金链破裂,还没有收拾好准备跑路,警察就已经上门了,也有的人陷入炒作茶叶的疯狂中,最终被家人举报。

茶叶炒作是炒作市场中其中一个案例而已,我们真正要警惕的是这种炒作的投机行为。什么是炒作,指的是对一些商品进行夸大的宣传,制造声势,从中牟利。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炒作,最常见的炒作就是炒作股票、炒作比特币、甚至炒作茅台,在一些特殊时期呢,比如非典时期,连大蒜、醋都可以成为炒作的对象。

炒作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多,其实是在于他像是一个击鼓传花的 游戏 ,只要你自己不是接的最后这一棒,基本都可以有利可图,甚至炒作的越夸张,利益越大。

但是我觉得,炒作茶叶给我们的警示,更多地还是把金融作为套利工具,在茶叶行业产生的对这个产业的巨大危害。道理非常简单,如果投资客和炒作客通过左手倒右手就可以赚到钱,但是茶叶种植、采摘过程异常辛苦,谁还会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地真的去种好茶呢。等到炒作的故事讲不下去了,市场上又会进入一片萧条,茶叶堆积在仓库卖不出去,最终影响的是茶农的积极性。

在云南省,茶叶种植这个产业要养活超过500万的茶农,是当地十分重要的支柱产业,炒作茶叶并没有给这个传统的产业注入新的活力,反而是积累了更大的风险。2014年,市场上曾经炒作过一款“古树茶叶”,一公斤当时炒作到上万元的价格,等到价格涨到市场需求难以支撑的时候,古树茶的市场进入一片死气沉沉,茶农们手上的茶叶根本无人问津。

所以啊,炒作这种行为不仅仅损失的是钱,最根本地伤害的是一个产业长久以来积累的良好风气。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不知道大家对炒作的理解有没有深入一些呢,以后在生活中再遇到这种炒作行为一定要引起警惕,无论什么事情还是踏踏实实的好!

中国最大的茶叶集散地再那

福建安溪只是铁观音最大的批发市场,种类较少,

中国最大的茶叶集散地应该是在广州,因为这边的市场大还有种类多。各种茶都有买卖。如广东芳村茶叶批发市场(广东芳村茶叶城)(芳村国际茶叶市场)位于芳村大道中山村段,其的地位在全国据说是首屈一指无可比拟。 芳村茶叶城项目建设总投资近2亿,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经营面积3.2万平方米,可以提供600个铺位供商家入场经营,规模档次在茶界冠居全国。其内完美容纳六大茶系,加上茶包装储藏用品、茶具、茶文化艺术品等茶叶产品,是以全线茶叶产品交流、贸易为平台的国际泛茶叶中心。

芳村茶叶市场杨盈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芳村 茶叶、芳村茶叶市场杨盈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信息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体,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与版权问题等请与本站联系。

本文链接:https://www.chasheng.net/chayeshichang/152361.html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